陈克明面馆_贸易网 (function() {if (!/*@cc_on!@*/0) return;var e = "abbr, article, aside, audio, canvas, datalist, details, dialog, eventsource, figure, footer, header, hgroup, mark, menu, meter, nav, output, progress, section, time, video".split(', ');var i= e.length; while (i--){ document.createElement(e[i]) } })()

陈克明面馆

Ⅰ题为“杰文斯教授论政治经济学”的评论文章在《曼彻斯特卫报》(Manchester Guardian)上也占了多半版。作者显然熟悉当时经济思想状况,并欢迎杰文斯“对权威的勇敢而有力的攻击”。他注意到边际效用,并且同意杰文斯的看法,认为边际效用是“政治经济学科学中突出的和决定性的要素”。他又说:“一旦接受了它(大量明白易懂的演绎之一),既可用来解答特殊问题,也会有助于整个研究领域。”评论者认识到杰文斯同他的先驱者们(亚当·斯密、李嘉图和穆勒)是直接对立的,但他并不完全接受杰文斯的立场,他试图把新的和旧的观点融合起来。除了季德和拉弗恩以外,没有一位法国著作家的教科书和小册子提到边际效用思想,法国经济学概论的读者肯定也不会注意到这方面的参考资料。若干情况表明,把1871年和1874年定为边际效用学派发端之时是多么不恰当。我们可以把加尼尔《政治经济学概论》作为一部有代表性的法国教科书,该书属于当时最普及的经济学著作之列。一位当代经济学家在谈到该书时说:“正是这本书使加尼尔成了名。它事实上成了经济科学的百科全书;方法的条理和知识的深刻同样引人瞩目。此外,作者还显示出对那些同他的科学信仰对立的各种见解具有完全的理解力”。但是,加尼尔“完全的理解力”并没有扩大到边际效用,因为无论是1880年(加尼尔去世前一年)修订增补的第8版,还是里斯1889年出版的校订第9版,只是稍微提了一下边际效用。

糠醛厂埃杰沃思从效用测定转到效用在个人之间的比较问题。他在此发现了在测定效用时已经遇到的困难。他再次依靠(毋宁说扩展了)他先前提出的一条公理:“任何感觉在任何时候所经历的刚可觉察的享乐增量具有相同的价值。”依据这个扩展了的假定前提,像较简单的前提一样,埃杰沃思发现了“最终公理的主要奥秘”。他把这个涉及个人之间比较的扩展了的公理称为功利主义原理,而把较简单的公理称为经济的原理。他满足于提出这样的异议,即对于“刚可觉察的增量”的惟一推理是,在功利主义原理之下,“在其他人的享乐可以被数目更大的尺度所补偿的情况下,享乐的不确定性越大,则平均数越大;恰如依据概率论,用较不完善的工具对为数众多的现象的观察可以获得相当精确的结果。”第十四章 威斯蒂德的《经济科学入门》陈克明面馆这个表没有任何边际效用递减的意思,因为物品各不相同。克拉克假定它适用于所有的消费者,并调节着它们的购买次序。假定价格不允许所有物品被所有的人所消费,则价格必定下跌,下跌的程度取决于物品的特点。

陈克明面馆维也纳大学经济学教师(1871-1889)《价格理论》一书的印刷和装桢堪称范本。它对效用理论的利用同该书的形式一样完美,就其范围和小心谨慎的程度而言,在当时经济学家(除了威斯蒂德以外)的著作中是独一无二的。两位作者把对以往大部分成果的完整理解、他们的数学才能、丰富的经验和才干融入了对消费经济学的精辟解说之中。本书没有受到本该受到的影响,不仅因为它所包含的数学比当时的奥地利人和其他经济学家能够接受的要多,而且因为两位作者同维也纳大学没有联系;但该书也有些令人烦恼的缺点。杰文斯、门格尔和瓦尔拉斯的基本论证,都没有假定能够在个人之间比较效用,也没有暗示这种比较的可能性。虽然他们都提出了基数效用尺度,但是为每个人选择的单位同任何其他人的单位并没有特定的关系。

附录 1890年前后经济思想史著作对边际效用的描述威斯蒂德的文章激怒了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其领导者亨利·迈耶尔·赫德曼。赫德曼尽管没有答复威斯蒂德,但他一生都致力于诋毁杰文斯和边际效用学说。对威斯蒂德的回答最终来自一位热诚而年轻的社会主义者乔治·伯纳·肖。他的回答是在些许踌躇并意识到无论那位社会主义朋友和熟人也没有他对此问题懂得更多之后作出的。“他后来说:‘我读了杰文斯的书,绞尽脑汁去猜想他的混乱不堪的微分法究竟意味着什么,因为我就像一头猪不懂节假日一样不懂微分学。’”若干年后,他又写道,他的答复“对一种谎言来说并不错……”他在答复接近末尾时抱歉地表示:“位于供给边际上的效用;杰文斯语言的模糊不清以及讨论课题的极不通俗,迫使我强烈地反对威斯蒂德先生,而不是去彻底分析和讨论他的有趣的贡献。其他有名的小册子对边际效用思想也未于重视,考威的《政治经济学概要》(2卷本,第1版1879-1880年,增订版1881-1882年,扩大4卷本1893年)在其第1版中包括对杰文斯《理论》和瓦尔拉斯《纲要》的材料,第3版还增加了有关门格尔的材料,但都没有显示出这3本著作有何影响。保罗·勒洛-博利1888年的《政治经济学概论》没有一点边际效用的迹象,不过,这位作者8年后在其4卷本《政治经济学理论和实践》中广泛应用了边际效用。这个时期的另一本标准著作是亨利·约塞夫·里昂·包里拉《政治经济学教程》(1857年开始出版),该书第5版(1883年)并不比第1版包含更多有关效用的内容。从下列各人的重要教科书同样可以看出对边际效用的忽视,阿尔弗雷德·乔丹,Y.古约特,费迪南德·杰奎斯·哈弗-巴仁,莫利斯·布洛克。陈克明面馆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邮件:8640194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22:30,节假日休息

var $imageEl=document.querySelector('meta[property="og:image"]');window._bd_share_config={"common":{"bdSnsKey":{},"bdText":"","bdMini":"2","bdMiniList":["mshare","tsina","weixin","qzone","sqq","douban","fbook","twi","bdhome","tqq","tieba","mail","youdao","print"],"bdPic":$imageEl?$imageEl.getAttribute('content'):"","bdStyle":"1","bdSize":"16"},"share":[{"tag" : "single", "bdSize" : 16}, {"tag" : "global","bdSize" : 16,bdPopupOffsetLeft:-227}],url:_wpcom_js.theme_url};with(document)0[(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body).appendChild(createElement('script')).src=_wpcom_js.theme_url + '/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new Date()/36e5)]; fireworks.setCanvasSize(); function g(id){return document.getElementById?document.getElementById(id):null;}